用一部戰地紀實,致敬“擋住黑暗”的中國藍盔!

來源:人民陸軍作者:張興福、李實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0-10-16 10:39

國慶前夕,我國首部海外維和戰地紀實電影《藍色防線》在全國院線公映,這部由八一電影製片廠攜手河南省委宣傳部等軍地多部門聯合攝製的電影,講述的是我軍首支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主體為陸軍“楊根思部隊”抽調的官兵在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戰火紛飛中“擋住黑暗”,保護當地難民營安全的故事。

影片公映以來,海外維和成為社會公眾的熱門話題,在陸軍部隊官兵中引起了強烈反響。日前,《人民陸軍》報記者專訪了《藍色防線》總導演、有着“記錄中國維和第一人”之譽的尚昌儀。

以國之名守護和平感悟使命  
見證大國擔當和大愛情懷
 

記者:《藍色防線》作為我國首部海外維和戰地紀實題材的影片,取材於陸軍“楊根思部隊”官兵海外維和的真實經歷,於9月18日正式上映。截至目前,影片的社會反響如何?

尚昌儀:我們用一部講故事的紀錄片,把維護和平的中國軍隊對世界和平的努力展現於銀幕,把熱愛和平的中國軍人對人類和平的貢獻告訴了世界。影片上映後,觀眾紛紛反饋故事真實、戰場殘酷,但又極具温情。有的觀眾總結道:“《藍色防線》雖然沒有特效,但有命懸一線的戰場洗禮、同生共死的熱血豪邁、英雄無悔的血淚故事。”

 

影片中,有一段鏡頭:在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軍的衝突中,為了保護南蘇丹平民,中國維和步兵營105號步戰車在執行任務時被炮彈擊中,導致兩位陸軍維和戰士楊樹朋、李磊犧牲在異國他鄉,很多觀眾看到此處感動得現場落淚。我相信,隨着《藍色防線》的上映,會讓我們更加熱愛和平、珍惜和平,從中感悟中國軍人的使命,見證大國擔當和大愛情懷。

記者:作為總導演,您覺得《藍色防線》最想傳達給觀眾的是什麼?

尚昌儀:“為中國軍人立傳,為中國軍隊寫史”,這是我非常欣賞的一句話,也是我作為軍事紀錄片導演的執着追求。八一電影製片廠自1952年成立那天起,一代代電影人傳承着“用光影寫史,為軍旗增輝”的使命。今年恰逢中國軍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30週年,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用光影展現新時代中國軍隊維和的光輝歷程和感人事蹟。

《藍色防線》以光影定格中國維和軍人的犧牲奉獻,以真實訴説維和心路歷程,他們以國之名守護和平,堅定履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國擔當,勇擔維護世界和平的重任,在戰火硝煙中彰顯了中國軍人的鐵血與豪邁,他們為世界和平作出的突出貢獻,值得更多人為之傳頌宣揚。

就在《藍色防線》公映當天上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正式發佈《中國軍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30年》白皮書,附錄列出了中國軍隊在聯合國維和行動中犧牲的官兵姓名、犧牲時間和所參與的維和行動名稱。可以説,《藍色防線》的接力棒是一批批維和官兵傳下來的。而對我們來説,記錄正在發生的歷史,堅持拍攝優質的軍事紀錄片也是在接棒傳棒,它不是選擇,是必須。

 真實是靈魂,故事是力量,危險是擔當 

記者:您過去曾攝製過15集大型電視紀錄片《中國藍盔》、20集大型電視紀錄片《中國維和行動》,如今的《藍色防線》也是一部紀錄片。您認為,以紀錄片的形式表現維和題材,有什麼特別的優勢嗎?

尚昌儀:2003年4月,中國首次向非洲派出成建制維和部隊,參加聯合國在剛果(金)的維和行動。從我得知中國赴非洲第一支成建制維和部隊組建的那天起,我就決定,冒他人畏懼之險,做他人畏縮之事,奔他人難到之處,寫他人難狀之筆,拍他人沒有之片。

▲2010年7月,聯合國利比里亞維和任務區,尚昌儀與當地兒童

我認為,以紀錄片的形式表現維和題材,能彰顯真實。戰地紀錄片很稀缺,因為這都是需要冒着生命危險拍攝的,它帶來的震撼性遠遠超過普通的戰爭故事片,這種真實性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

▲2016年11月,在聯合國南蘇丹維和任務區,尚昌儀與埃塞俄比亞維和官兵合影

我説過,對於軍事紀錄片工作者來説,真實是靈魂,故事是力量,危險是擔當。我熱愛真實,堅持展現真實,致力於講述那些直抵人心、有頑強向上力量的故事。以真人、真景、真事為表現對象的紀錄片,離不開真實,沒有真實也就不能稱之為紀錄片。真實是紀錄片的魅力所在,真實是紀錄片的魂魄,真實是紀錄片的生命。

記者:多年來,您躬耕在軍事題材紀錄片領域,能談談您的創作理念嗎?

尚昌儀:一部軍事題材紀錄片只有講故事,講好故事,才能博得廣大觀眾的喜愛。怎樣講故事?怎樣講好故事?我認為,只有深入一線,與兵同行,與危險相伴,與死神共舞。我曾提煉出三句話:英勇無畏——走進故事,出生入死——捕捉故事,捨生忘死——記錄故事。

▲2010年5月,尚昌儀(中)在聯合國蘇丹達爾富爾維和任務區指導拍攝

因為,你不同維和官兵一道馳騁大漠、風餐露宿,怎能感觸到什麼叫焦金流石,碼出酷熱難耐冒着非洲大陸熱氣的吸引人、記得住的文字;你不隨維和官兵一起巡邏護衞、站哨執勤,怎能感覺到什麼叫險象環生,寫出懸心吊膽飄着熱帶叢林陰霾的打動人、傳得開的語句;你不跟維和官兵一起貼近炸彈、踏進雷場,怎能感受到什麼叫觸目驚心,講出驚心動魄帶着戰火硝煙味兒的感染人、聽得進的故事。

走進戰場,洞察風雲  

深入思考,鐵筆書寫新時代 

記者:拍攝過《美國內戰史》的紀錄電影大師伯恩斯説過:“主題是一部影片的生命之血。”如今,基層官兵不僅喜歡看視頻,也喜歡拍視頻,您認為,如何加深他們對拍攝主題的認識呢?

尚昌儀: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們都生活在故事中。但是,故事不僅千差萬別,其精彩程度更有着天壤之別。不論是紀錄片、故事片,還是用手機拍攝的短片,要想有精彩故事可講,主題的選擇無疑是至關重要的。

曾用鏡頭紀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四萬萬人民》的導演尤里斯·伊文思説過:“什麼地方燃燒,就去什麼地方拍攝。”對於這裏的“燃燒”,我理解有兩點:一是指戰爭衝突的炮火硝煙;二是指能夠點燃我作為紀錄片工作者的創作激情的主題。那麼,中國維和行動完全具備我所理解的這兩點。於是,我一次次義無反顧地走進那“燃燒”的地方,“燃燒”起我的創作激情。

記者:走進新時代,邁步強軍興軍新徵程,您覺得軍事文化宣傳工作者應具備怎樣的素質?

尚昌儀:回首20多年軍事紀錄片創作歷程,我深深感到,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既是軍事紀錄片導演的基本功,也是軍事文化宣傳工作者應有的素質。對我來説,腳力——赴戰地,到一線,奔他人難到之處;眼力——觀大勢,察秋毫,做他人畏縮之事;腦力——善於思,敏於事,出他人意外之招;筆力——勤碼字,常練筆,寫他人難狀之語。

非凡腳力出眼力,勤想多思創精品。我會邁開雙腳走進戰場,睜大眼睛洞察風雲,開動腦筋深入思考,練就鐵筆書寫時代,用影像寫史,為軍旗增輝,在此也與從事軍事文化宣傳的同行共勉。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