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上甘嶺》中衞生員王蘭的原型之一吳炯:永遠難忘“一條大河波浪寬”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朱虹責任編輯:楊紅
2020-10-12 08:58

電影《上甘嶺》中衞生員王蘭的原型之一吳炯——

永遠難忘“一條大河波浪寬”

天津市和平區一家養老院裏,吳炯喜歡早上坐在院子裏曬曬太陽。和她一起聊天的老人們大多不知道,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是電影《上甘嶺》中衞生員王蘭的原型之一,曾在上甘嶺戰役中榮立二等功。

吳炯的老家在原四川忠縣。1950年,家鄉迎來了解放軍,她報名參軍。在部隊,吳炯學習了醫護知識,成為一名衞生員。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她堅決要求上前線:“戰鬥就有流血犧牲,我要去救助傷員。”1951年9月,18歲的吳炯如願成為光榮的志願軍戰士。

在朝鮮,吳炯被分配到15軍45師監工連當衞生員,和英雄黃繼光、邱少雲同在一個部隊。保衞祖國不分男女,她把頭髮剪短壓在軍帽裏,根本看不出這是連裏唯一的女戰士。

“炮火連天的,一個女娃來了能幹啥?”有戰士們這樣説,因為監工連的工作艱鉅而危險,運送作戰物資、修工事、挖防空洞、搶送傷員……但沒過多久,這個姑娘就讓戰友刮目相看了。行軍中她揹着沉重的藥箱,還幫着傷員扛揹包;搶修公路,她和戰友一起到河裏撿石頭,在冰冷的河水裏一泡就是一天;到了宿營地,顧不上休息就揹着藥箱到各班巡診。

1952年10月,吳炯所在連接到命令向上甘嶺進發。吳炯説,上甘嶺戰役是自己最悲壯的回憶。

有一次敵機轟炸,防空洞不幸被敵機投下的凝固汽油彈擊中了。吳炯不顧機槍掃射和漫山大火,衝進防空洞,把受傷的戰友背到隱蔽的地方。她在山洞中發現一位燒傷的戰士,當大家認為他已經犧牲了的時候,吳炯發現他還有微弱的脈搏,於是立即進行搶救。沒有燒傷藥,她便用雪水敷患處,拔下自己的頭髮消了毒給他穿血泡。看他嘴乾裂了,吳炯把雪捏成條狀,先在自己嘴裏含一會兒,再一滴一滴地喂到他嘴裏。戰友得救了,吳炯卻累得昏倒了。45年後,這名叫姚徐達的被救戰士,幾經輾轉從武漢來到天津與吳炯重逢。身穿舊軍裝,掛滿軍功章,兩位老人見面時激動得説不出話,只是緊緊擁抱在一起。

在朝鮮期間,吳炯先後兩次榮立三等功,在上甘嶺戰役中榮立了二等功。而最讓她感到光榮的,是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回國後,吳炯被分配到武漢部隊醫院,後來轉業到了天津。即使和家人,她也很少提起曾經的光榮經歷。

1988年退休後,吳炯當起了志願者。雖然每月退休金不多,卻自費買了血壓表、藥物等。她給小區內200多名居民健康狀況作了調查,建立了檔案,將320多位60歲以上的老人定為經常入户查訪的對象,給100多位有各種慢性病的居民發了保健書。她還編印了《居民保健手冊》免費發放,無論白天還是晚上,誰家有人生病,她都熱心前去幫忙。

2013年,吳炯80歲生日當天,她鄭重地對家人講了深藏已久的一個心願:死後將遺體捐獻做醫學研究。這一年,她在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見證下,填寫了志願捐獻遺體登記表。

幾年前,吳炯的丈夫去世,她住進了養老院。雖然吳炯也還是愛説愛笑,但因為年事已高,加上當年爬冰卧雪、翻山涉水留下的腰腿疼痛病根,晚上常常徹夜難眠。吳炯説,當年戰友們在朝鮮戰場上浴血殺敵,那時他們大多不到20歲。和那些犧牲的戰友相比,生命給予自己的已經夠多了。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很多事情都從記憶中消退了,可只要這熟悉的旋律響起,她還是能哼唱起來。“這是強大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這首歌永遠難忘,她説,“這是我心中的歌。”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