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潛艇遭遇入列以來最大一次掉深,艇員14分鐘生死輪迴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林 平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12 07:26

深海尖刀

■林 平

2014年春節前夕,372潛艇正向着預定海域潛航。此刻是午夜時分,大部分艇員都在休息。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舵信專業副班長成雲朝發現潛艇深度計的指針突然向下大幅度跳動。他的心緊了一下,急忙喊道:“不好,掉深了!”這聲叫喊猶如炸雷,讓指揮艙的空氣驟然緊張起來。

深度計顯示,潛艇深度一下子掉了十米。當更艇長是潛艇支隊教練艇長兼副參謀長劉濤,他聞聽掉深,暗吃一驚,馬上下達了口令:“補充均衡!指揮艙使用往復泵排水!”這個指令即刻便由艙段班副班長白虎虎操作完成。

這時,372潛艇任務指揮員王紅理像往常一樣來到了指揮艙,檢查值更情況和接下來的交接班情況。

然而,排水之後,情況並未出現轉機,潛艇瞬間又往下掉了十米。劉濤再次下達口令:“加快航速!”

成雲朝操縱面前的升降舵的手柄,使潛艇保持上浮的角度。可是,深度計的指針仍在往下跳動。

劉濤毫不猶豫地下達了第三個口令:“轉主電機航行,準備水櫃供氣!”這個指令從下達到操作完成,只用了38秒。

從發現潛艇掉深,指揮員遞進採取了三種抑制潛艇下沉的措施,都沒奏效,潛艇直接往下掉了30米。

作為372潛艇上的最高指揮員,王紅理比誰都清楚,潛艇持續掉深,其後果往往是災難性的,世界潛艇史上曾發生過多艘核潛艇因掉深而葬身海底的慘劇。

屋漏偏逢連陰雨。此時,機電指揮台上的車鍾突然發出“當”的一聲響,毫無徵兆地回到停車位置。機電長鬍強報告:“主電機停車!”主電機停車,意味着潛艇的心臟驟停,處於掉深狀態的潛艇已經失去了高速前進的動力和上升的舵力,接下來可能會加速掉深。

王紅理心頭一震,眉頭快速皺了一下,還沒等他發話,就接到主機艙電工班長陳祖軍的緊急報告:“主機艙破損進水!”這個消息瞬間震動了整艘潛艇。

潛艇兵有三怕:一怕掉深,二怕進水,三怕起火。如今“三怕”中的“兩怕”疊加,這不是把潛艇往絕路上逼嗎?

此刻,劉濤不假思索地按動電鈕,下達指令:“損管警報!”潛艇各個艙室裏頓時鈴聲大作。警報鈴聲就是戰鬥的衝鋒號,聽到損管報警,全體艇員都以最快的速度衝向戰位。

此時,深度計顯示,潛艇此時的深度正在接近臨界值,一絲恐怖的氣息從每個人的心底升上來。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作為任務指揮員的王紅理,其一舉一動都直接影響到全艇官兵的心理與士氣。

王紅理中等身材,國字臉,面龐黝黑,聲音渾厚,底氣十足,看上去沉着冷靜,屬於泰山崩於前而不驚的那種人。

眼看着前面的措施都沒奏效,不能再按照常規措施處置了。王紅理當即拿起廣播器,果斷下令:“應急吹除,向所有主壓載水艙供氣!”

應急吹除是使潛艇停止掉深的最後手段。除此,別無他法。聽到指令,艙段副班長白虎虎飛快地按動電鈕,打開供氣閥門。雷彈班長曾剛一把抓住通風插板手柄,雙手如陀螺般飛速旋轉,僅用20秒鐘就將其完全關閉。

偏偏這個時候,艇艏上翹,艙室失去平衡,人員站立不穩。艙室裏沒有固定的物品紛紛滑落,叮叮噹噹響成一片,加上警報聲、排水聲、口令聲,呈現在眼前的是戰爭一樣的緊張場面,狼煙四起,彷彿世界末日正在逼近。

應急吹除的指令已下,掉深卻絲毫沒有緩解的跡象。這説明,高壓氣並未正常吹進各個壓載水艙。難道,死神真的伸出了魔爪,要攫住艇上幾十條鮮活的生命,往深不可測的海底沉去嗎?他們一萬個不甘心!

他們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嗎?

一個艇領導的一句話曾讓我印象深刻,那就是:“對於艇員,一生一死,必須讓你回家。”生,即妻子生孩子;死,即父母亡故。可是,因為潛艇的特殊性,即便這一生一死,潛艇兵有時也身不由己,回不了家。372潛艇的強大過硬正是在這樣高強度的實戰化訓練中磨礪出來的。

有一年八月間的一場演習中,反潛編隊抓住“戰機”,利用水下爆炸給了372潛艇致命一擊。372潛艇鎩羽而歸。在後來的總結會上,潛艇支隊支隊長王紅理望着垂頭喪氣的官兵,大聲説:“這個虧我們吃得值!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面對戰場上局勢的突然逆轉,我們要有突破和反攻的能力!”

逆境中磨礪,危局中求生。此後,372潛艇便堅持“怕什麼就練什麼”的訓練原則,以強敵作為礪劍石,歷經屢屢危局、殘局、敗局的磨礪,20多項成果在演習戰場得到檢驗,372潛艇的作戰水平得到了極大的錘鍊和提升。

機會説來就來了。又一年的七月間,372潛艇與兄弟部隊的潛艇同時隱匿於某海域的萬頃碧波之下,雙方展開了一場寂靜的較量。經過數個回合的較量,372潛艇終於鎖定了目標,解算數據、魚雷發射準備等動作一氣呵成。艇長易輝一聲令下,魚雷應聲而出。數分鐘後,演習指揮部發電:攻擊有效。

永遠緊貼實戰,始終枕戈待旦,保持箭在弦上的臨戰狀態,隨時聽令出動。這是372潛艇官兵對自己的要求。

當這樣經過實戰磨礪的372潛艇遭遇了入列以來最大的一次掉深,他們能逃過這一劫嗎?

在潛艇基地的海邊,有一條青年路,也被大家稱為望夫路。

372潛艇緊急拉動出海前,已近年關,官兵們要麼正準備啓程休假,要麼正在迎接前來探親的家屬。就是在這種情況下,372潛艇突然接到出海命令。

那段時間,徘徊在望夫路上的有兩個特殊的身影——符蓉和王青,以及她們肚子裏的寶寶。兩人的預產期都快到了,她們都想等丈夫出海回來再生產,可總也不見有潛艇歸港。符蓉的羊水已不足一半,不能再拖下去了。做剖宮產手術前,需要家屬簽字,符蓉強忍陣痛説:“我老公出海了,字由我來籤,責任我來擔!”她生了一個女兒,起名彩霞。王青等到了丈夫歸航的那一天,產下一個男嬰,起名遠航。

彩霞和遠航的名字,自有深意。還在海上時,戰友們知道謝寶樹和陳凱軍快要當爸爸了,就七嘴八舌地替他們操心給孩子起名字的事:“若是兒子,就叫遠航;若是女兒,就叫海霞。”如今,小彩霞和小遠航已經6歲多了,他們在媽媽的陪伴下,時常走在海邊的望夫路上,盼着出海的爸爸平安歸來。

可當時,她們哪裏會想到,372潛艇全體艇員正掙扎在死亡線上,除了拼命抗爭,他們心裏也在思念着她們。

他們要自己拯救自己。

“主機艙進水了!”隨着主機艙尾部突然傳來“嘭”的一聲巨響,猛烈的水柱像沙粒一樣四下飛濺。主機艙尾部水霧瀰漫,什麼都看不清楚。電工技師陳祖軍的第一反應就是立即停掉剛剛啓動的主電機,以防海水引發電氣設備火災。隨即,他拿起對講器,大聲向指揮艙報告險情:“主機艙破損進水!”

“快,封閉艙室!”陳祖軍大聲下達指令。封艙是艇員把自己逼上絕路,假如堵漏失敗,他們也在劫難逃。

朱召偉咬緊牙關,迎着噴射的水柱衝了上去,憑藉清晰的記憶和嫺熟的技術,摸索着用液壓關閉了30多個閥門,緊接着關閉了後面的水密門。

與此同時,毛雪剛也衝了進去,連續斷開了十幾種電氣設備電源開關,關閉了主機艙前面的水密門,打開了高壓氣閥。至此,主機艙停止進水了。

從爆管進水到堵漏成功,總共用時不足一分鐘。如此快的速度在372潛艇是從未有過的,即便在海軍其他部隊也沒聽説過。危急時刻往往能激發人的潛能。

讓我們再把目光從主機艙拉回到空氣異常緊張的指揮艙。

王紅理已經下達了應急吹除口令,深度計的指針仍在吱吱吱地往下跑,死亡步步緊逼。難道,372潛艇真的會落個跟美國的長尾鯊號和俄羅斯的庫爾斯克號核潛艇同樣的結局嗎?

王紅理一千個不甘心!

就在這時,有一個人出現了。他光着腳跑到了指揮艙,大聲對白虎虎喊道:“你負責排水,我來供氣!”這個人是艙段技師練仕才。

潛艇前翹後傾得厲害,練仕才極力保持身體的平衡,在只容一人通行的狹窄過道里,打開了應急組高壓氣,向艇上所有水櫃供氣。與此同時,白虎虎迅速打開排水閥,向艇外排水。兩個人分工協作,一氣呵成,完成了供氣排水的操縱動作。

“轟——呼——嗤——”向所有水櫃供氣的聲音響徹全艇,讓人毛骨悚然,彷彿魔鬼在最後一次催命。此時,應急組高壓氣才真的向所有水櫃供氣了。

面對掉深,潛艇再無別的招數。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坐在操縱枱前的成雲朝報深的口令緩了下來,直到最後停止了報深。

從發現潛艇開始掉深到此刻,過去了三分鐘,漫長的三分鐘,在生死邊緣徘徊的三分鐘!王紅理的神經都快繃斷了,此時他終於鬆了一口氣。他朝深度計看了一眼,已經超過372潛艇入列以來最大潛深20多米,平常試驗和訓練也從未達到如此深度!他算了一下,三分鐘裏,全艇官兵關閉了近百個閥門和開關,操作數十種儀器,無一差錯。

潛艇在這三分鐘裏,掉深的幅度在公開的世界潛艇資料上史無前例。

此刻,一切都彷彿靜止了。王紅理站在指揮台前,鐵塔一般,黝黑的面龐呈現出出土青銅的顏色。他的身後站着一排排官兵,一束束目光也似乎都凝固了。他們的心都在咚咚咚地狂跳。他們都在期待着,也在祈禱着。

372潛艇在靜默兩分鐘之後,在龍骨嘎吱嘎吱響了幾聲之後,抖了抖身子,終於掙脱了魔鬼的拽扯,搖搖晃晃地開始上浮。

這時,鐵塔一樣的王紅理開口了,他雙目緊閉,暗暗攥緊了拳頭,下令道:“不要停留,直接浮起,注意控制上浮姿態!”

這時,372潛艇如同一頭在大海深處憋得太久的巨鯨,拼盡全身力氣,往上躍升。終於,這頭漆黑的巨無霸浮在了黑沉沉的大海上。

此時,時針指向零點40多分。算下來,372潛艇從遭遇水下斷崖到浮出海面,一共經歷了14分鐘,讓全體艇員經歷了一個生死輪迴,也創造了我國乃至潛艇史上的一個奇蹟。

王紅理仰起頭,感慨地説:“老天爺還真給面子哩!”這個硬朗的漢子,此刻眼角竟然閃動着晶瑩的淚光。他心裏很清楚,這不是老天爺給的面子,而是他手下的潛艇兵過硬的作風、精湛的技術太給力了。

8天之後,經過全艇官兵的緊急搶修,除了主電機沒能修復,372潛艇的其他設備均已恢復正常。按照原定計劃,372潛艇靠着經航電機的動力,一點一點地往着目標海域前行着。

在那片海域上,參加聯合攻防訓練的我軍艦機正枕戈待旦。上級下達的任務時間一到,372潛艇便與之展開了聯合攻防訓練。攻防訓練一連進行了多天,緊張而激烈。372潛艇此次戰備遠航任務圓滿完成。

有人説,潛艇兵最大的幸福,就是潛下去和浮上來的次數相等。當歷險歸來的372潛艇浮起在海面上,遙望隱隱可見的羣山時,不少官兵喜極而泣。

海軍首長在詳細瞭解事情的經過後,對372潛艇全體官兵在掉深和爆管突發險情下的處置給予了充分肯定,任務指揮員王紅理榮立一等功,372潛艇榮立集體一等功。2016年8月21日,海軍372潛艇被授予“踐行強軍目標模範艇”榮譽稱號。

從2014年初到今天,6年半時間一晃而過。如今,當年經歷了372潛艇掉深爆管重大險情的官兵,一部分走上了新的崗位,一部分退伍回了家鄉,又有一批新鮮血液補充了進來。372潛艇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又多次出色完成出海任務。今天,372潛艇官兵時刻準備着,聽從祖國和人民的召喚,出征深藍,不辱使命。

漫步碼頭,信號塔邊上有一片椰林,羽葉紛披,已然成為望夫路乃至軍港上一道抹不去的風景。

關於這片小椰林,我聽説過一個動人的故事。372潛艇首次出海遠航時,首任艇政委在戰備包裏裝了一個椰子。遠航第一天,政委就宣佈:“從今天開始,這個椰子由各艙室輪流培養看護。”

在枯燥艱苦的遠航生活中,有一天突然有人發現,椰子發芽了!在不見陽光和綠色的水下潛艇裏,這兩片小小的葉芽一下子給全艇官兵帶來了無限生機和希望。在大家的呵護下,小芽一天天地成長着,慢慢地長成了一棵眉目清秀的小椰子樹。

遠航結束回到軍港後,政委把小椰子樹栽在瞭望夫路邊的空地上,跟白色的信號塔做伴。此後,372潛艇每次出海,艇政委都會帶上一個椰子,帶回一棵椰樹。後來,老政委調走了,新政委繼承了老政委的做法。

如今,望夫路邊的那塊空地上已經長成了一片椰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每當海風吹來,椰林都會發出呼啦啦的響聲,像是低語,呼應着不竭的海浪,像是在講述着水兵們挺進深藍、戰風斗浪的動人故事。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